玛姬红

最近整理了许多香港的照片,好遗憾头几年经常去的时候,却反而没什么好照片,都在脑子里了,谁知道有一天,我竟会需要将它们呈现出来。

山顶去了四次,这是第一次去山顶的时候,剩下几次都是带朋友去,也只有这第一次记忆深刻。

开车上山看上去挺危险的,但不用排大队
山顶风大人很多,机位需要等待
我们在那里合了影,路人拍的
你在那里给我拍了很多照片
送我下山回去的路上全程无交流
回去后我抱着你大哭
你莫名其妙
站在车旁抽了一支烟
眼睛看的是我的窗户
我在窗户另一边望向你
这一幕像极了TVB桥段
后来,出了小车祸
因为你分心了
我内疚不已

第二天我不辞而别
你却没有追上
我再也没有说过哭的理由
你也没有因为这个理由再让我哭

香港
喜欢它,就是觉得它好,它怎么样都好,我原本以为我可以,但是我根本不行,我忘不了它。 ​​​
改自志明与春娇

前两天听说香港流感,还死了人,紧张的询问,原来一场闹剧。还是放不低,总感觉已经不爱,许多习惯已经改变了,可又总是牵肠挂肚,也宗触景生情抑或在那些深入骨髓的片段里发呆,我总害怕当人的生命已经散场时却一无所知。

借景抒怀吧……

今天在虾米看到一篇关于妹的专栏,其实是宣传妹的新专辑,偷故事的人。

专栏的题目说:你流了多少泪?听了妹20年的歌,基本上首首都烂熟于心,经常被感动,也经常嗨翻天,就是听到她的声音就想动,心动或者身动,或者同时动...

第一次看妹的演唱会,是阿密特上海场,第三排,跳足三个小时,全场嗨到爆,体育场的屋顶大有被掀翻的可能。

后面多少次不记得了,就记得在香港的红磡,当我最亲爱的音乐一响起,眼泪便再也藏不住了,那时我心底是怪你的,就算不喜欢,陪看一场演唱会而已,有多难。然而我并不知道,那时你已经买定生日礼物,一个人在外面等候了...

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次演唱会,也永远忘不了你那些只做不讲的承诺,和你做不到定会想其它办法弥补给我的温柔。

妹的新专辑有首我之前单曲循环的歌,叫作连名带姓,很高兴,我们没有忘记属于我们的称呼,我们都还愿意这样称呼彼此,就像你那天说的:来看看我的老师兄。

师兄不老!

在红馆最高的地方,在香港最大的夜场high翻三个半钟,流汗与流泪,好似一切如前,又一切陌生,再见香港。

头痛脑裂
不想睡
聆听铁轨撞击声

圣洁的天堂
在身后绵延数千里

就这样随它去了吧

天空如此清澈
如远山的雪
漫山遍野的绿和荒凉
你骄傲的点赞
时光放佛倒退回初识的年代
有多久没有想念
却被这开阔唤回
老去的肉体
还能承载多少虚妄
仰天合泪
那一年 未曾消逝

Pray for dear artist
Red soul never die